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爱情故事 >> 月光,漂流过海

月光,漂流过海

2015-01-31 23:45:23 来源:精品故事网 浏览:29

嫉妒像一颗毒牙,在心里疯长,但是有些东西微光也知道,是嫉妒不来的……
 
第一章
 
广播站一姐杜微光主播时,神采飞扬,这是她最自信也最美的时候。
 
春季流感爆发,微光不幸中彩,必须暂停学校广播的工作。然而她病愈心急火燎赶回来时,却被告知,后继者非常成功,广播站甚至有想请她替杜微光的打算。微光如遭雷劈,她从未想过自己主播的位置会被取消。
 
那位后继者认为还是微光更适合,但微光再回到这熟悉的岗位时,却没了当初那份自信。
 
大家都在想,这可是别人不要才让给微光的啊;微光肯定用了什么手段;意见箱里也经常有拿微光和那个女生比较的信……
 
这些事传进了微光的耳朵。她攥拳,指甲因用力而发白。
 
这个后继者,正是新任校花艾月。走进了她的世界,一下子击垮她。
 
一个小小的结,在微光心里扎根起来。
 
第二章
 
归结起来,依次发生了三件事情。
 
微光去捧试卷,拿出最后一张考倒一的试卷,那肯定是她杜微光的。满分一百六,微光考了八十,杜微光心烦意乱,就将试卷揉了扔进池塘。微光看着慢慢浸没的试卷,鬼使神差抽出倒二的试卷,她愕然发现,倒二也是八十分,而姓名一栏赫然写着杜微光。
 
她扔错试卷了!
 
戏剧化的是,高二分班而和微光一个班的艾月正好路过,她轻松地帮微光取出水中的考卷,而微光一看,发现与她同考倒一的同仁竟正是艾月,微光的脸因为窘迫异常红润。
 
后来微光才知道,艾月考试失常是因为三十九度高烧。再一次数学测验,艾月轻松回到原本的第一。倒一的微光坐在最后一排,看着发光发热的艾月,像是在仰望另外一个世界的人。
 
千万别再有任何交集了吧!
 
可是老班在期中考后,做了个决定。她说,学生座次表将按数学成绩排。因此,数学第一的艾月和倒一的微光被安排成为了同桌。微光看到艾月朝她绽开的微笑,很完美,可是说实在的,微光并没有那么高兴。
 
果然,微光刚坐定,便听到不远处的议论:“两个万年第一到一起了哦!”“哈哈哈,是啊,对比呢……”
 
窸窸窣窣的轻笑声荡漾开来,杜微光的唇抿成一条线。
 
第三章
 
但不得不说艾月很好,她很谦逊,总为人着想。
 
微光粗神经,艾月竟记住了她的生理周期,她会在那几天监督微光少吃凉食。而微光实在嘴馋,导致龇牙咧嘴捂肚子时,艾月责备地看她,但还是会默默带来一袋“痛经宝”。艾月细心地用不透明的瓷杯冲泡,守住女生们难以启齿的生理秘密。
 
艾月对微光好得快要让她习惯,甚至微光有时会想,就这样做朋友也是很好的。
 
许多疙瘩在渐渐解开,但始终还有芥蒂顽固不化。
 
原因主要来自林卓。林卓实在出色,成绩优异,长相英秀,像不染纤尘的王子。微光对林卓很有好感,但她猜想艾月对林卓是特别的。骄傲如林卓,只在面对艾月时温柔地笑。
 
凭什么艾月就可以这样幸运呢?微光只在日记本上把内心宣泄,嫉妒像一颗毒牙,在心里疯长,但是有些东西微光也知道,是嫉妒不来的。
 
第四章
 
校庆临近,班主任选了五名女生进校舞队,最终会选出一男一女组队领舞。
 
微光也在五人之中,她自小练舞。总有个长处可以压倒艾月吧,微光雀跃着,训练时全神贯注,所有人都看的到杜微光的努力和辛苦。艾月会站一旁陪她,准备纸巾给她擦汗:“微光这么辛苦,会有回报的,你肯定能行。”看得出艾月是真心在为她高兴。
 
排舞选拔时,老师微笑地冲微光点点头,无形中杜微光更有自信。但事与愿违,男女领舞名单出来后,微光如遭雷劈——男:林卓,女:艾月。没被选上的都是伴舞,而整场舞的焦点,不过就是领舞的那两个人而已。
 
微光之后一直沉默着。
 
第五章
 
演出那早,突如其来的消息冲击了整个舞蹈队——艾月受伤了,碗大的玻璃片陷进了她的右脚掌。乱套时,队里有人说:“老师,杜微光上吧,她跳得不比艾月差。”杜微光的心,快要跳出心腔。
 
舞蹈老师看着微光,三秒之后下定论:“杜微光换衣服,你上!”
 
微光终于……站到了林卓面前。尽管没有和舞多次,他们却出奇的默契,杜微光在舞台上如鱼得水,与林卓配合的天衣无缝,曼妙的舞姿,精致的妆容,所有人都发现——杜微光是那么出色,光彩夺目。
 
表演非常成功,获得全场的喝彩。走下舞台,微光看到了第一排,脚上缠着绷带的艾月,她漾着笑意:“微光,我就知道你会比我棒很多倍。”
 
微光走过去拥抱了艾月,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艾月。
 
她早就知道了,艾月会受伤——偶然听到几个不良少女商量,要趁艾月穿着软鞋时,在路上撒碎玻璃。可微光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般走过,没有通知艾月,没有阻止那群女生。
 
就在这时,杜微光身后的林卓走上前来,关切地问候艾月,很担心很认真。林卓漂亮的瞳眸,只容下艾月一个人,微光的眸光蓦地变冷。
 
第六章
 
迎来第二次月考,班主任宣布将按语文成绩来排座位。微光只语文一门是佼佼者,艾月和杜微光要分开的时候特别不舍。微光对自己那莫名的舍不得的解释是,艾月对自己太好,自己……才没有很习惯和艾月在一起。
 
六月下旬,微光爹公司到了加薪加职称的日子。这天微光刚回家,就被爹拽出门。杜爹有个请领导的饭局,硬要杜微光陪同。
 
直到入了座,她才明白她爸的用意,领导旁边坐着的女生,在看见微光时惊喜地出声:“微光!”
 
艾月坐到微光旁边,拉着她:“你怎么来了?这位叔叔就是你爸爸么,真是太巧了!”艾月在耳边欢快地和她说女生间的私话。一旁杜爹对艾爹笑得几近讨好。
 
微光的手指甲一点一点收紧——为什么有的人天生就可以享尽荣光?
 
第七章
 
微光的爸爸成功地评上职称,家里喜气洋洋,微光始终觉得怪别扭。或许祸福相依,微光竟在下楼梯时一磕,手肘炸裂的剧痛让她快晕厥过去。最快扶住微光的是艾月温暖的手,艾月冷静道:“不要乱动!现在扶住手,我陪你去医务室。”
 
微光极不冷静地大哭着:“艾月你说我会不会死,我真的好疼好怕。”

 


苹果树下的等待

 小故事网 时间:2012-12-26 郁奈儿



 
北方的深秋,色彩斑斓。枫叶的赤红、明黄,松树的苍绿,处处有惊喜。
 
从小生活在南方的她,就是为了这些奇迹般的美丽色彩来的。
 
在校园里上演无数的悲伤离别的时节,他们相遇了。
 
北方秋天的早晨甚是可爱,万物都添上细细的薄纱,连魁伟大气的松树,也显出了娇俏。
 
她踮起脚,把身子拉到最直还是差了一点点。这时,地上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影子与她的影子重叠在一起。瞬间,一只大手,把她盼了很久的东西,轻松摘了下来。
 
她转过身,面红若丹,黑发垂至腰,乌亮的眸子含着浅浅笑意。
 
他大四,虽然离七月还有段距离,但他已和南方城市的一家单位签订了就业合同,再过一个月,就要到岗位上了。
 
她大一。几个月前刚和疼爱她的爸妈告别,独自来到这里。
 
可是他们相爱了,几乎是一瞬间的事。
 
坐在他骑了四年的老旧自行车后座上,紧贴着温暖的后背,她总是咯咯地笑。他就这样载着她穿梭于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。哪家的牛肉面好吃、哪家卖水果的老板最善心、公车末班时间是几时几分……一切的生活细节,他都会一一叮嘱。
 

 
隐在学校后山苍茫松海里的古老寺庙,常年香火兴旺,上山的每个人都被嘱咐,踏上阶梯就不要回头。这样,佛祖会帮你实现所有的愿望。
 
于是,他们大手握小寻,迈着欢快的步子向前。终于到了摇签的地方,一阵摇晃后,一根竹签轻脆地落在了他们面前,拾起来一看,上面刺目的几个字,“下下签”。蓦地,她快速把签放回竹筒,抬头对他笑笑,“奇怪,怎么上面什么也没有。”先前来路中无心的回头惹怒了佛祖吗?她心痛地想。
 
这个月,如划过天际的流星,美丽而短暂。
 
喧闹的火车站,他不管身边有多少人来人往,把她拥入怀中,呼吸着她身上的气息,“等我”。她咬紧嘴唇,“等你”。
 
谁知,他一去便杳无音讯……
 
今年,校园那株苹果树高产,红艳艳的一片,压折了树枝,看着它们,她终于再也抑制不住积攒了一年的泪水。
 
北风呼啸,她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宿舍楼,推门入寝室,一惊,“妈!你怎么来了?”
 
“你假期都没回去,我来看看你。”桌子上,堆满了食品袋,她不看,也知道里面有什么,她的喜好,妈妈从来都知道。她也知道,妈妈坐公车都会头疼眩晕。实在不忍想象她是如何在火车上熬过这一天一夜。妈妈的到来,是因为自己整个假期都固执地留守在寝室,只是担心和他错过。望穿秋水终不见君。反而是让最牵挂她的人辛苦惦念,她感觉自己如此不孝。
 
从此,收拾心绪。埋入书堆,图书馆靠窗的位置是她的常座,日升、日落。
 

 
又是一年秋天,但苹果未红,饱满的果实裹着盎然的绿,娇嫩欲滴,她昂着头,细数着枝丫上滚圆的小家伙。
 
“嘿,这苹果可以吃吗?”
 
她转身过去,阳光晃眼,她伸手挡住眼帘,没看清他的样子。
 
“不可以,很酸涩。”
 
他们便这样认识了,他叫杨佟,大一新生。泛白的牛仔裤,格子衬衣,灿烂的微笑。
 
初入校时,除了参加篮球队,其它一概不过问的他,报名参加了有她的所有社团。
 
他毫不掩饰对她的追求,而她只是慌乱地像只迷失的小鹿。
 
每次她提开水的路上,他总会在意外的角落跳出来,不由分说地抢过水壶,送到寝室楼下。她有点慌张,但又不好意思发作,只得红着脸,跟在他后面,最后迈着重重的步子上楼梯。而他则目送她的背影,良久。
 
那年的圣诞舞会异常盛大,舞场搬至操场。他最终还是在混乱的人群中找到她。
 
舒缓的音乐响起,他径直走向她,牵起她的手,她惊讶地看着前面这个陌生却又似乎很熟悉的男生,跟随他的脚步轻轻舞着。
 
“明天是我生日,可以接受我的邀请吗?”
 
他满眼尽是期待。
 
“嗯!”她竟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。
 
顿时,他笑开了。像夏日里盛开的向日葵一般灿烂炫目。
 

 
那天,是朋友为他庆生办的party,玩闹过后,走出来,江边,瑟瑟冷风呼啸而过。她挨着横杆俯瞰滚滚东去的江水,风自由、水自由、她不禁抬起双臂、祈愿风能给她些力量,让她的心灵重拾自由。
 
“我能让你飞,相信我!”
 
铁达尼号上jack一样的坚定如磐石的眼神,美丽的rose不能抗拒,她也不能。
 
他把她拦腰抱上一米四高的堤坝上。
 
她背对着他,他让她倒下,他会在她身后接住她。他在等待她的信任。
 
她又一次照做了,强烈的失重感,让她兴奋得高叫起来。他接住了她。
 
“这是一个刺激的信任游戏,享受高空失重的愉悦。你信任我,我不会辜负你。”突如其来的誓言,似曾相识的感觉,让她不知所措,转身逃了。他怔怔地站在原地,有些失落。
 
第二天,未见她,拦住平日与她并肩走的女孩。
 
“发烧了,吃过药,在寝室休息呢。”
 
他再也按捺不住,求了舍管阿姨半天,才换得五分钟的探视。
 
他飞快转身,打一碗牛肉汤面,直冲5号宿舍楼。
 
“牛肉汤,热滚滚的,上次我发烧不吃药,喝一碗,逼出汗,就好了。”
 
她看见他,起身,直说谢。
 
她咕噜咕噜把汤喝尽,这味道如此熟悉。
 
烧,在当夜全部退尽。
 
她睡在窗边,抬头,几颗星莹莹闪着光亮。
 
“谢谢你给我带来如此好的朋友。”她喃喃自语。
 
光阴似箭。
 
简单的日子,今天是昨天的重复。
 
大四,就业的压力紧跟其后。忙赶课程,忙论文,忙找方向去投奔。
 
“你不问我会去哪里吗?”
 
“选择你喜欢的就好,我有信心找到你。”
 
无意间,问起他这个问题,他给她的回答是简单明媚的微笑。
 
春节刚过,她便赶回学校,可是一个星期了,还是未见他韵踪影。
 
她开始坐立难安,打电话,传来是空寂的忙音。
 
她刚死而复生,又要推她入地狱吗?
 
一惊,瘫坐,原来自己早已习惯了有他的日子,只是自己努力隐瞒自己罢了。
 
突然电话响起,深呼吸,按接听键,“嘿,我给你带好吃的了,我在你楼下。”
 
不是他还有谁,她风一般冲下了楼。
 
是他,她停住脚步,他长长的影子正好落在她脚前,她想起刚看到的一个爱情魔咒,如果想心爱的人一直留在身边,每天都要踩一下他的影子。
 
她迈出一大步,两个影子交叠在一起。
 

 
最终,她拒绝家乡电视台的邀请,留在这个城市,主持一档午夜节目。
 
时光飞逝,杨佟也毕业,在一家报社做了记者。
 
又是天高云淡的秋天。
 
他牵着她踏上南下的火车,他的父母亲切可敬。
 
傍晚,他们走在柳树成荫的湖边,“我们家,有个人你没见到。”
 
她俏皮嘟着嘴看着他,“你爸妈都见了,我还有谁没见?”
 
他略带酸楚地笑了。
 
第二天,他们的车渐渐把这城市繁华抛在后头,这里风景甚美,但却是墓地。她握住他的手,没有过的冰冷。
 
“我哥埋在这里,”他脸色沉沉,“他原来就读的也是我们所在的学校。起初很害怕,那里每个角落都有他的气息。如果没有遇见你,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。”她的心突然莫名颤抖。
 
“未回来之前,打电话告诉我,他终于找到他一生的挚爱了,声音从未有过的兴奋。他很想留在那个城市和女孩在一起,可是他已签订了就业协议。我也试图找过那女孩,可是他们唯一的合影,被他的血浸湿了,看不见女孩的模样,手机亦粉碎了,我找不到她。”
 
“他……他是怎么……”
 
“车祸……”
 
“哥,我带我们家的新成员来看你了。你还好吗?”
 
抬头,墓碑上的相片震得她的心一阵绞疼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赞助商链接